八斤

你开心
我开心
大家多开心

© 八斤

Powered by LOFTER

土豆一颗

·写个小文

                                                            

1)

奉命行事。

梁姑娘和刘志宏爱情短跑跑了快五年,今天不是纪念日也不是举起火把照得人通红的节日,刘志宏却揣了一个卡x亚的小红盒一大早把每个人电话都打了一遍,他在电话那头嚷我要求婚,半梦半醒的人都还是持续做着梦的,没多大反应。

王源比易烊千玺能早一拍感受,刷牙时沫也没吐冲过去抓了手机给刘志宏回拨了,大致地得了那头的意图。易烊千玺在设的第三声闹钟响起后终于不再享受赖床的快感和苦痛,抓了床尾的毛衣穿起来,王源已经代替刘志宏拿了藏在信箱底部备用钥匙来开了门要人。他们住的近,隔壁小区五分钟的脚程。独立自主的易烊千玺任王源摆布了一会儿,变成一个整顿好的能够随时任刘志宏摆布的易烊千玺。

预备丈夫给易烊千玺分配的任务是,接梁姑娘回家。

于是这会儿易烊千玺一下了实习就往幼儿园门口站了。

183的个儿扎在老爷爷老太太和已婚妇女之间,杀伤力和回头率都偏高。易烊千玺早晨被王源抹了摩丝的刘海还硬着,是个清新爽朗(表面上看不出)的单身汉。他对刘志宏这种伤害动物的行为非常嗤之以鼻,结婚的时候自己还不知道要给包多厚的一个红包。算算年龄,大一岁却天差地别,那边谈婚论嫁,自己还沦落在等人疼,求人爱的初级阶段,找不上对眼的。

幼儿园里的铃响起来了,易烊千玺不站到迎接小孩子的人流里,靠着一棵树准备刘志宏吩咐的【出其不意的现身】。梁姑娘在幼儿园里做老师,上大学时没混的太熟,但都觉得和刘志宏般配。他杵了快半个小时,往可视范围内的一间房间张望,看见梁姑娘出来了,手上牵着两个孩子领到了门口,交给了家长又甜甜地谈了几句。易烊千玺知道自己该出场了。

他没打招呼,喊句弟媳也不赖,但还是扣着梨涡好看地笑了笑。

“哎呀,玺子哥你怎么来了?”

“我来……”当然不能说接你回去,易烊千玺才意识到自己的巨大漏洞,盖着硬刘海的额头滋出层薄汗,他还维持着面上冷静。

“我来接孩子的。”

“亲戚的?”

“对,对。”这边的易烊千玺已经准备好拉王源来做救兵了。

“可现在……”梁姑娘朝教室看了看,“就剩下一个今天突然出现的孩子,问他什么他都说不知道,看起来也不傻。结果背着的小书包里什么身份证明都有……”

易烊千玺暗暗给王源打了个电话,又暗暗地挂了。

“我先进去吧。”

梁姑娘本想再说些什么,来了王源的紧急呼叫。易烊千玺打开门,先看到小孩的背影。背着一个蓝色的小书包,蹲着,拿积木搭建筑。

他再走近些,小孩警惕地转过头来了,由下而上地看着他,眼睛扑闪着。小孩留着崭新的平头,许是被放在这里之前刚剃的。易烊千玺完整地注视了,心想着挺像小土豆的,往后得给他整个平刘海。

“你叫什么名字?”易烊千玺有弟弟,对未长大的小朋友都有接触的兴趣。

“王俊凯。”不认生,话里留着十足的距离感。

“你妈妈今天会来接你吗?”

王俊凯很快就摇了摇头,易烊千玺胸口紧了紧。

“那今天跟哥哥回家怎么样?”

王俊凯在犹豫。

“你叫什么名字?”

“易烊千玺。”

王俊凯好像已经决定好了。

梁姑娘结了和王源的电话,走进来时面露喜色,多是王源放了大招。易烊千玺要让她相信这就是亲戚的孩子,赶在她面前上演一场相认,急忙给王俊凯施了几个眼神。

“小凯!”他笑了,把王俊凯整个抱起来,手臂放他屁股底下托着。王俊凯头发扎着他脸颊。

“千玺叔叔!”

小孩喊了人,一脸镇静。


评论(21)
热度(83)
  1. xiaoxiaokk八斤 转载了此文字
2015-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