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斤

你开心
我开心
大家多开心

© 八斤

Powered by LOFTER

谈恋爱 | 一千块

·いい日だったね。

·甜甜甜天天甜


1.

    和王源认识是在初三那个暑假,六月末,磁器口。

    刘志宏带他来的。

    他笑得挺腼腆。之后的生龙活虎,是和安静起来不同感觉的人。

    他是刘志宏同学,见了一次面。吃了我在重庆吃的第三顿火锅,留了个联系方式。

    照理来说该没下文了。

    中秋节他给我发短信,祝我月饼节快乐。

    我回了非原创的祝福语句。

    元旦时他又给我发来了。

    【易烊千玺,祝你新年快乐。 王源】

    不是群发,我客气地回了一句,【你也是。】

    后来我才知道我是被王源惦记上了。

    他从容不迫,走到我面前时带着未见的几年间累积的蜕变和发短信时的气势。

    对我来说,有如我心心念念的老麻抄手。


2.

    “有人请客吃饭去不去。”

    对方语气不善,显是在怄王源硬晾着来电不理的那会儿。王源重在眼前的厮杀,没多余的脑神经来细辨感情了。他听清了,但最先多口而出的:“什么?!”

    “我!说!”王源是把手机垫在耳朵底下,肩支着打的电话,对方声音直直地麻痹了他的动作,一顿。

    啊。

    “刘志宏!!!!!你赔我副本!!!!我刷了两天呢!!!!两天!!!!吃什么吃!!!!不去!!!!”

    王源暴露地挺快,把吃看做是件伤天害理的事,有违自己的源则。

    他不敢看屏幕,没剩几滴血的自己被一招击毙。右侧的对话框里来势汹汹的同队的追杀,游戏里叫【ROY】的男子这会儿不仅奄了,还怂了。王源挂在椅子上,只依稀听见刘志宏在电话那头说“易烊千玺,王源不来。”

    “等等等等……”

    “你又怎么了。”

    “谁请客?”

    “易烊千玺。”

    “我来我来。”

    “你这人怎么……”

    “在哪儿?”

    

    王源不敢跟易烊千玺贫,进了包间没好好抬眼试探过。刘志宏一个劲地把菜往易烊千玺碗里夹,没主动提起王源,眼睛时不时往包间内的第四人身上瞟。王源是知道尴尬了,想着和身边那位小哥讲几句。他还未能知道人家的名字,盯着碗里的绿叶菜想了好久的开场白,那边倒是先说了。

    “王俊凯,大三。”这道一见面就该进行的程序,拖到现在成了王源心中唯一的慰藉。

    “王源,大一。我S大音乐系的。”两人笑着把桌子上二分之一的范围暖起来些,“他土木工程的。”易烊千玺说的是大白话,吓的是王源手上那块肥肉。只看王源撅着嘴把沾着酱油的肉挪回盘子里,桌布上一点棕。

    易烊千玺没有轻浮,至少王源不找到蛛丝马迹来证实他的轻浮。五年前那场初识与萌芽情感的见面里王源心急火燎地把自己展示了。不知易烊千玺还记得多少。他的笑容,欢腾和甜不减反增,还活得像初二那般爽快。碰着易烊千玺就是碰壁,多少句问候被他删了又重填的。王源熬到1点隔天收到一条8点发来的回复,总要仰天笑几声。

    哈哈哈哈哈。

    ——傻傻傻傻傻。

    “你不问我?”易烊千玺又说话了。

    “他知道你是建筑系的。”王源在心里把刘志宏拉了黑名单,他的矜持从来不得如愿以偿。

    他不仅知道了易烊千玺是建筑系的,还知道他们俩的大学就是门对门的地理位置关系。刘志宏和易烊千玺是走的有些远的亲戚关系,但父母辈的联系密切。王源上高中时还和刘志宏一个班,高考填志愿都不愿留守重庆,美其名曰“出去闯闯”。

    时值十一长假前夕,中秋节王源没再给易烊千玺送上短小但情感复杂的祝福。他忘了。隔天一惊,没想过地域的近能拉远了他的心。易烊千玺都不惦记了,心要再轻上一点。赶紧做了个不切实际的梦,幻想易烊千玺因此在意地不得了,能走出校园,走过校门,到这8号楼118来找自己。

    结果第一次见就是在美食街上的小馆子里。

    一顿饭王源吃得无味,易烊千玺就在他对面,把他一系列由心上人坐在对面的心悸都当成呆滞,心里不由地回顾了面相长得还没那么开的王源(和他的短信们)。人和人本该越发浅薄的联系,到了他们自始至终如此浅薄着,倒也不觉可惜,想来还是个亲切的存在,有个在祖国另一方的(长得还不错的)人记得自己。不给人压力,关照和引起的暖热皆恰到好处。

    易烊千玺快饱了,他周末的上午尽数耗在睡眠里,来之前吃过一个包子。捏着餐巾纸擦嘴角,扫过王源就问他:“你怎么不多吃点。”语气有点像隐含了某种关心在里面。王源赶紧放下筷子,脚一蹬带着凳子往后一寸。他脸已经红透了,和易烊千玺说话不敢看他,“我吃饱了。真的。”

    王俊凯一下没忍住笑着喷碗里了。

    王源再看王俊凯就是难以置信的,心中呐喊“易烊千玺你死定了,还好我们来日方长——”,一双手举起来要辩解。王俊凯持续笑着,夹过一块鸭,放王源碗里,“趁热吃。”

    三个人安静而心怀鬼胎地吃了下去。 

    放下了筷子的易烊千玺端详王源长达三分钟,他有恃无恐,知道王源不会抬起头,也猜他神经大条,感受不到自己的目光。

    回程表演系的刘志宏讨到了王俊凯的手机号,分别时尽全力挥了挥手。王源只道再见,走了一段路停下来等难舍难分的刘志宏。

    下午三点他开始感到胃部的召唤,从床上一个挺身拿了两大包薯片过来。亮了手机只看到一条新的好友申请,用户名中规中矩【Jackson Yi】,备注:易烊千玺。 


3.

    【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易烊千玺盯着这句话看满了两分钟。

    他寻求一个恰当,不引起尴尬和突兀的开场白。想要给予王源一点不准时的关心,再和他拉拉家常问问最近好不好。实则有刘志宏在两人之间不紧不慢地传着现状,当事人毫无自知,听的人都生了心。从一段再平常不过的描述里找出关于对方的痕迹。易烊千玺当然不承认,他根本没想到过这个层面。但他早在王源被录取那一天,就知道往后两人能时常见面,不用再仅凭初三时的印象来阐述。

    更早些,他本想着更早些见到王源。

    那中秋节祝福他就发条原创的。

    易烊千玺等了一会儿,没等到王源给自己主动发来些什么。他稍许懂一个不强求,脑袋里没有的话不如不说。心情在回忆的愉悦与王源的不主动带来的不爽间来回徘徊。到晚上在日记上写下一句,【今天见到了王源。几年没见了,过得看起来挺滋润通透的。】

    在王源那儿或许也能一句话带过。

    他自通过了好友请求开始,就小心翼翼地呼吸,生怕易烊千玺会发些什么过来。看手机的频率维持在半分钟一次。刘志宏问他什么紧要事务,王源装得落落大方,轻描淡写地回答没什么。

    只是那之后看向手机都下意识地先往刘志宏身上看,王源的周密,可能只体现在他一门心思的掩盖事实上。

    好像忘了另一种模式。

    王源在寝室熄灯后闷在被窝里想自己怎么就忘记主动给易烊千玺发微信了。

    

    不联系的日子更适合他们一些。尽管王源想起来时就绞尽脑汁摁着鼻子把五官都挤在一起只为求一句简单的,问好的话。他仔细想想,觉得易烊千玺应该不需要。

    易烊千玺把和王源的对话框置了顶。始终暗暗期待哪一次有个白色数字红圈包着出现在王源头像的右上角。他觉得王源隐藏了的某一部分逐渐浮出水面了。易烊千玺和王源各自幻想,叠加起来就是一个典型傻白甜故事。

    

    王源一个人在大学城的美食街上闲逛是打算去他喜欢的烤肠摊的。刘志宏在短时间内和王俊凯发酵关系,今天当初包厢里的四个人大概只有自己一个是落单的,另一个行踪不明,但肯定不缺伴儿。王源撅着嘴,风吹得他往悲处想。

    他看到糖葫芦的第一秒不为所动,第二秒觉得黄灿灿的灯光和红澄澄的摆盘给了他一个明亮起来的机会。王源站到玻璃柜旁边,指了串多种水果串,“这个多少钱?”他讲话时还是川普。

    “十块一串。”王源在草莓和多种口味里纠结,快开启点芝麻大法。直到一个人出现在身边,递出一张20,声音好听。“两串草莓的。”

    易烊千玺的出现没有预兆。王源看他,觉得那人眼里闪亮,周身笼着一层渲染开的光,没来由的温暖。

    王源在这场对视中更先败下阵来,不问易烊千玺怎么也形单影只,完全不留余地给自己的假设做补充。他僵直在他身边,紧张和幸福双管齐下。王源在易烊千玺把糖葫芦递到自己面前时感到脸颊集中的热度。道谢慢了几拍才说出口。易烊千玺脱离了暖橙的光,也带着让王源不自禁接近的笑。

    上一次见面易烊千玺的表情未能丰富起来。他咬下草莓尖,抛了形象上的包袱还要对王源说:“糖葫芦,小孩子才爱吃的。”梨涡一深一浅。

    王源反驳,当然不错失良机。讲起话来糖葫芦在他手中小幅度地摇着。他印象里易烊千玺没有过这样的笑,使得先前两次见面中放慢放大的每一帧都相形见拙。他说完话了才咬,和易烊千玺两人霸占了美食街上独此一份的安静。王源吃得慢,易烊千玺看着他吃完了最后两个。此时易烊千玺仍旧是有恃无恐,知道王源在他面前越发红起来的脸是源于谁。他过去慢慢闷着的在意上升着,在王源面前就要暴露无遗。

——————————————————


评论(22)
热度(48)
  1. JasmineRabbit八斤 转载了此文字
    糖葫芦啊啦啦啦啦(≧▽≦)
2015-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