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斤

你开心
我开心
大家多开心

© 八斤

Powered by LOFTER

谈恋爱 | 第二点五天

·怎么谈  第一天 

·前回写道:

   王俊腿热恋中 被识破不害臊

————————————————————————————


易烊千玺昨天不那么安稳,照理来说这样的对话在电话中会好些——讲的人和听的人都能顺理成章地避免对方的表情,也留着给彼此的台阶。他当然不能和王俊凯相视一笑后假装自己有事就一走了之,按耐的不止表情,还有心动。


此时此刻易烊千玺是不知道他是喜欢王俊凯的脸还是已经开始要喜欢了王俊凯的全身的。


“那,之后再联系。”易烊千玺说这话的时候没敢看王俊凯的眼睛,手指着身后的体育馆。即此分别,至少一方觉得已不能再将这气氛拖下去了。可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的背影,还默默期待了些什么。揣着这点心思打算要再温一温。


于是他蹲在练习室的镜子前,手一抬就能勾上扶手。身上的热沉淀下来了,心跳也趋于平静。易烊千玺望着镜子里移动着的练舞的学姐,鼓起腮帮子呼一口气,脑海里那些王俊凯的模样开始浮上来。


一套做全了像个正儿八经的仪式,易烊千玺当然没意识到,他放空时手要不自然地去扯下嘴唇,可以看光牙龈的程度。太阳穴突突地跳起来,背景音乐里的鼓点敲两下,跳一下。他开始好好回忆昨天睡完一节毛概课掏出手机就看到王俊凯那条短信的氛围。周围的人都起身,椅子往回弹的砰砰声让易烊千玺现在才觉得是那么隆重,对命运高歌。他好像没花多少力气就知道那肯定是王俊凯。起身,椅子砰地一声——


学长推门而入,“哎千玺,联谊去不去?”


被打断的易烊千玺一激灵,第一时间摇起了头。他那点小心思突然卑微到不见,那声砰之后发生了什么来着。想不起来要懊恼出声。他的表情严肃,但刘海还劈着叉,再怎么样都不能拒人千里。学长粘过来,说早就答应好别人了,“一哥们要追人,找你救场。”特别真切。这份真切来势汹汹,搞得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倒像是不体贴人情冷暖的那一个。学姐转过身看向他,眼神中充满怜爱,心知肚明是要落套了。


出租车上易烊千玺恍惚想起来自己已经定了和王俊凯追与被追的关系,很干净地连纠葛也称不上,就这样把自己心里那么一点点愧疚服帖下去了。下午的景色都不如从食堂出来时那样好看,学长有一搭没一搭地提着这场联谊是为了促进一次可打动少女心的表白的成功,易烊千玺点点头,不说话。


他在沙发上也不说话,屁股坐了半个位置,左右被强行安插一男一女,喝了点酒,有点懵。尽管格格不入甚至还显得被吵闹的人群抛弃,易烊千玺深信自己只是一个撑场子的,以一张脸招蜂引蝶又以一张闭着的口拒绝所有可爱姑娘的角色。他有时间做很多事情了,百分之九十用来放空。关于王俊凯的想法,不不不,他是被王俊凯怀有想法的那个,易烊千玺在酒劲下小小期待能收到王俊凯的一句没话找话,追人不该点到即止啊。


肩膀耸一下,打了个小嗝。


“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旁边的男生用手肘戳他,易烊千玺眯着眼睛好像已经过了挺久,游戏轮到他了,期间几次哄笑也没能让他清醒。迷迷糊糊地,砸吧砸吧嘴说那就真心话吧。抬起头饶有兴趣地寻找提问者,学长朝他挤眉弄眼,大约是暗示他不用太认真。“千玺,你有喜欢的人吗?”多老套又包含了少女心的问题啊。易烊千玺精神了,面带笑容回答她“没有吧”。在场的少女们都是当晚第一次听易烊千玺说话,第一次见易烊千玺嘴角两个梨涡,即刻都有些觉得自己如沐春风。


“那有好感的人……有吗。”追问的质量和百度知道持平。


这个环节不过是叫真心话,真心话只在真心,一般人识不破。易烊千玺当然有思考,笑着摇头。不说话也就不涉及真心了,易烊千玺在夸自己耿直。笑起来时莫名地去感受苹果肌,堆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王俊凯傻起来时就是这么笑的,他想。后来易烊千玺努力把交的半分联谊费给喝回来,记得还是跟着学长上了出租车,慌张地学长对自己说了些什么,他靠在座椅上很快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只有困没有宿醉,一早且唯一的一节课易烊千玺不敢怠慢,拎着书包还是去了教室。通常他位置固定,坐第五排,身旁是一根留下许多豪言壮语的涂鸦柱。“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这句最大最高,易烊千玺闲着没事反复浏览时,通常都会跳过这一句。“明天打算和前座的男生表白了。”可喜可贺,“可是我是男生怎么办。”


总而言之,大都类似于此。


今天易烊千玺熬不过,最后半小时倚着柱子以一种极其伤害颈椎的姿势睡着了。他睡得很熟,也只敢在无回答问题风险的课上这么放心地睡。下了课还要在座位上晾几分钟,他几乎是在看见王源那个脑袋的时候就清醒了,扬起手准备打个招呼。王源是他缺眠过后第一个见到的可以表示亲近的人,迫不及待地想和他说说话。


“王源儿!”他在第五排喊,声音不够大。王源进了教室,像是来找人的。易烊千玺起身,看王源小步跑回门前,下一秒就拉了个意气风发的人进来。


是意气风发的王俊凯。


易烊千玺蓦地就往下蹲,在空间局促的桌椅间重重地撞击两下——发出的声音也是砰砰两声。神经反射的迅猛和神经末梢传来的痛感持平,易烊千玺捂着头,欲嗷不能嗷。他反复摸自己撞到的那一块儿,鼓了个包。不柔软,是一种对外界抵触的状态。易烊千玺无法知道是自己抵触王俊凯的出现,还是抵触自己出现在王俊凯面前,哪一种都不自然(他们的确是没有按照自然规律发展关系)。手扒拉着桌沿,只露眼睛超出桌面。王俊凯头上翘着一撮,和看起来是由王源介绍的人交谈。他慢慢挪回自己的座位,隐蔽不易被发现。易烊千玺此前从未发现过自己有这方面的爱好,偷看王俊凯接过一叠书,抱在怀里像个宝似地抱着。看不清字,可封面花花绿绿的,多不是正经书。

他眯眼睛也看不清,等结束了又掩回桌子底下。拍拍胸口,成功结束一次偷窥。


可王源的声音在窗外响起来了。


“这么大人了还看海贼王。”


“海贼王动画我看了四遍呢!!!两千多集呢!!!”


余光里是狗爬字写下的【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易烊千玺真怀疑是王俊凯写的。



评论(7)
热度(41)
2015-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