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斤

你开心
我开心
大家多开心

© 八斤

Powered by LOFTER

谈恋爱 | 第三天

·怎么谈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二点五天

·题外话:

   庆祝小朋友过生日在微博开了一个小王子限定moleskine的抽奖……但因是自娱自乐的号也没人转,有兴趣的话可以戳一下→ 抽个奖

————————————————————

第三天


下午练舞时王俊凯来了。包鼓鼓囊囊,左顾右盼时以为谁是王俊凯惦记的人,他只是弯了腰,手一甩,书包轻手轻脚地放到走廊地上(里面装着他刚借来的海贼王漫画)。寻着王源告诉他的舞蹈室号,王俊凯透过磨砂玻璃看室内模糊的人形移动。放的曲子他不熟悉,为此他多驻足,想再多等待几分钟,掐着准时准点好给易烊千玺一个瑟伯瑞斯。


来是王俊凯昨晚开始被提点的,王源出谋划策,说过擒过纵都是犯大忌。他既然已经和易烊千玺坦白(王源叹了一声,王俊凯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却没跟王俊凯套到更细节的,比如先发问的是易烊千玺),这场追就必定不会再是流水线上的统一成品,一个模式打包出一百对一模一样相亲相爱到流水终结的小情侣。可王俊凯的前方仍旧未卜。这时候不着急,像进行完一次相亲后的女方以了解不多为由拒绝拍拖,王俊凯为了拍拖借口自己对易烊千玺了解地少之又少,强求他三秒内说出易烊千玺一优点还可能是长得挺好看。


练舞房里音乐停了,王俊凯深呼吸而不紧张。他等待,骨节触上木门,收回来又推出去。


“啊”先闻其声,“对不起没撞到你吧。”后见了易烊千玺皱起的眉头特别紧张的神色,目光上移堪堪几毫秒内心率直奔120。这样的相见实在有失偏颇,瑟伯瑞斯的瑟伯瑞斯度降低了不止一点。“你怎么来了?”是受了意外时会有的语调上扬。沉默不比囫囵说些什么要好,他的心跳一时半会儿慢不下来,嘴里背出一句:“来见你的。”王俊凯慌了本来要布置给易烊千玺的手脚,他没想过不期的直视里会觉得易烊千玺温顺,刘海、眼睛都沾着自发的水汽,伸手可能是自己先柔成一簇的拥抱欲望。


手搭上易烊千玺稳在把手上的指尖。他轻柔,企图至少没体现在这触碰上。易烊千玺显得比他更茫然,心里一丝被追和被追时迅速陷落的防备都没做过。


打断都不必两人自己做。宽泛意义上的拆穿必有暂停局面,都不蠢到先表白透了心迹。


“傻子。” “欲擒故纵欲擒故纵。”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分别想。


学姐喊千玺,他哎一声,迅速抽回了自己的手。手放在背后绞着,难免有故意给王俊凯看的嫌疑。不像被冷落,可易烊千玺是该介绍他的。学姐看到杵在门口的王俊凯,登时面部表情就活跃了起来,小步跑到他面前来的样子让王俊凯觉得瑟伯瑞斯献错了对象。女孩儿们小范围地围过来,保持适当的生分的距离。易烊千玺不用介绍了,她们能比易烊千玺更熟悉很多王俊凯的事迹。


上学期圣诞晚会王俊凯弹吉他。他本来没那个意向,被王源连蒙带骗地写上了节目表。圣诞晚会王源做第二负责,本该一同承担一半责任的易烊千玺参加舞社的比赛,只磨了几回嘴皮子拉了几个赞助。易烊千玺是出现在过彩排现场的,代临时有事的人走个位。是王俊凯前一个节目。

王俊凯从左边楼梯走上台,易烊千玺匆匆弯着腰躲进幕里踩着右边楼梯下了台。错失彼此正因为是错失,双方皆无法得知。可易烊千玺记得在体育馆口逗留过几步,同行的女生说正在唱歌的人是自弹自唱,刚才偷瞄了一眼,长得似乎挺帅。


易烊千玺方才意识到周身的人将他隔绝,横亘在王俊凯与自己之间。心尖的触角朝向他,眼神也沾上他,他以一种被欣赏的姿态仓皇地和女孩儿们打起招呼来。和王俊凯的断层的确是,在情侣角事发之前,只有他对王俊凯的存在一无所知的。


这一阵骚动结束,几个只是陪练的坐到镜子边上,拉着王俊凯一起假装矜持。易烊千玺不知道王俊凯的眼神是否在追随他。一旦在意起无关的,在动作上施加了更多的力气,转身,手指放到手腕上的被偏差成为手腕敲手腕。下一个动作都留给他冷却痛感了,易烊千玺皱眉望向镜子,王俊凯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此类错误频繁地犯,易烊千玺的手肘,手腕都红了本不该红的一块。学姐摁停了音乐,也不问原因,大赦易烊千玺。不准他再练下去,要他赶快收拾细软归去他赴心似箭的地方。易烊千玺努努嘴,又不敢去看始作俑者。他意识过剩,以往王俊凯并不能对他造成那样大的影响。今天已因王俊凯造成脑袋上的,手上的伤害各一,没有理由做不出兴师问罪。他走出练舞房,没给王俊凯充分的指令让他跟上。他听见王俊凯和学姐道别,小姑娘们也一道回以“下次有空再来吧。”活脱脱只差拧在指尖的一根手绢。易烊千玺不想等王俊凯了,折腾这局面脚步不停。


“千玺。”王俊凯在他身后喊他,“易烊千玺。”


不回答说明介意,回答又必须是个妥帖的回答。他看见那个书包,蓦地回过头问王俊凯:“是你的?”王俊凯一顿,点点头。易烊千玺不是之前那样的温顺,多了点隐在平静下的咄咄逼人。王俊凯会猜,再加以联想深信导致易烊千玺显出他平时不表露的一面只有一个原因——舞练多了肚子饿了吧。他的内心在叫嚣,深感自己已经开始提前体验谈恋爱的乐趣。


“谈恋爱不就要懂对方各种小心思吗!!!”


他手一伸,摸着易烊千玺手腕就是一抓。表带于皮肤表面剌出的一道皮下出血痕还在,易烊千玺少有地挣扎了一下,可还是安安静静地让王俊凯给桎梏了。王俊凯的指腹在肿起的一条上略过,细小的痛感积成刺激。易烊千玺真的要把手收回了,王俊凯反而抓他小臂,拉得他离自己近一点,在午后的影子上无缝隙。


呼出的气擦过易烊千玺红肿起来的皮肤,比空气暖了一些。易烊千玺勉强让自己看起来还很规整,王俊凯微颤的睫毛他也不去看。给自己一点释怀,给王俊凯一点体谅。靠近后对方身上淡淡地奶香逼过来,易烊千玺偏过头,不制止自己的胡思乱想。没有必要——他又不是拒绝喜欢王俊凯。


“我们去吃什么。”易烊千玺濒临界限,吐字清晰地问。


其实只是岔开所在做的事,王俊凯兴奋,肯定自己想易烊千玺所想的优秀和般配。松开后易烊千玺才察觉自己和王俊凯在走廊上做了件极近伤风害俗的事。这是他们认识的第四天,将要吃一起吃的第三顿饭。


易烊千玺想到这里,套上羽绒服又问了一遍。“我们去吃什么。


小苹果麻辣烫。讲不清是王俊凯真心想吃还是装出来的妥协。易烊千玺光顾过数次,大冬天里总是发作的想吃辣喝烫领着他来这里。他们坐店里,王俊凯扯了一截餐巾纸先擦了擦塑料椅,完毕后对上易烊千玺鄙夷的目光。“处女座?”王俊凯自觉尴尬,只点头不开口。


两碗麻辣烫端上来,扯开筷子手一挥就撂起一颗菜心。易烊千玺使劲儿对着吹,脸颊鼓起来,嘴也张开到适合大快朵颐的大小。


手机响了。


他正打算无视,至少等他在舌尖被烫和满面蒸汽中啃完这颗菜心再说。加不加麻辣加不加吗反复到第三遍——易烊千玺已经吃完第二颗菜心,王俊凯咬着肉丸问他不接吗。才百般无奈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不认识的号,看在锲而不舍的份上摁下了接听。


“喂,请问是千玺吗。”


“你好,我是。请问你是……?”易烊千玺看了一眼王俊凯,那厢在看手机,表情挺入迷。可他还是避嫌,侧过身,手捂着嘴,像周围都是陌生人。


昨儿联谊的女主的闺蜜——我们暂且称她为小B,问易烊千玺明天有没有意向去参加另一场品质更优的联谊(言下之意她有着品质更高的B脸)。易烊千玺对她只有那么一点点印象,穿得挺露,露得还不如衣着蔽体的王俊凯好看。他婉言拒绝,手渐渐地放下来,偶尔以看店口时的余光看王俊凯的动静。电话挂了他又正回去。王俊凯已经放下手机挺久了,碗里东西比他少了五分之二。气氛一时不得缓和,局促淹没头顶。王俊凯问:“你明天有空吗?”


人的爱好里常年列着【撩拨消耗自己那一份有恃无恐】一条,易烊千玺也如此。他在倔,倔王俊凯下午在练舞室里倚着镜子和小姑娘们有说有笑。他没有任何名分上的支持使他公开他的不悦,公开约等于跳过所有步骤和王俊凯做一对有情人。耗着是谈恋爱的乐趣,追逐与被动是谈恋爱的磨难。易烊千玺经受着乐趣和磨难,坦然地回答王俊凯。“我明天已经有约了。”


“就在刚才?”


“就在刚才。”


结账时店老板问王易烊千玺怎么不带以前那个好看小姑娘过来了,易烊千玺这时觉得他倔过头,慌张地收了钱打算和王俊凯解释。找王俊凯时他还站在店面的冰柜前思考是喝橙汁还是可乐,听见了,也或许没听见。掏钱时易拉罐砸得也挺重,“老板把这个也算上。”店老板热心,说易烊千玺是常客,带来的人一杯汽水总要送。易烊千玺在等王俊凯向他抛来寻求解释的目光,然而王俊凯无动于衷。他表情没多大变化,遭到拒绝后始终不像那个无忧无虑的人却又并不少了什么。


王俊凯还是说“我送你回去吧”。易烊千玺在那一条路上不把手插进口袋,他靠王俊凯的左边。王俊凯右手拉着书包带,左手端着手机。两只手都是假装的不得空。


“王俊凯,”易烊千玺想他应该像承认错误一样承认自己撒谎的部分(倔的部分还是倔着不说)。王俊凯在路灯下被圈出一圈光晕,眼神里可能有轻薄的失落。易烊千玺看不透,摇了摇头,还是说,“你也早点回去吧,别送我了。”


于是分别时两人都在前三步时倒走并挥手,三步之后回到正确的目视的夜色。是个分岔口,再走几步回头也没可确认的。


你们看,这的确是像谈恋爱了吧。


评论(4)
热度(50)
2015-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