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斤

你开心
我开心
大家多开心

© 八斤

Powered by LOFTER

白鬼

    鬼灯就要吻下去了。

    这一吻,即将终结数百年以来两人不明不白不热不冷的感情。他吻了那一定是好的。他不吻那也不一定不好。鬼灯知道白泽期盼。白泽期盼他所能为自己做的,他先前都未曾做过。

    鬼灯的手缓缓覆上白泽的眼,又意识到什么地抬起些高度。指尖的神经末梢在突突地跳。他感受着白泽的呼吸频率,睡眠中的人呼出的气浅浅的。鬼灯毫无戒备地把距离缩近到这点,就只差一点,结束这一点他便大功告成。

    可惜他反而贪恋这距离下白泽模糊的脸。

    他一直这般磨蹭着,坚定的想法跟着白泽的呼吸越发松懈。他是觉得白泽快要醒来了,剩下的时间只有一些了。待他把散开的意欲重新聚集起来,掌心受到白泽睫毛的煽动。白泽猛吸一口气,嘴里拿着不确信的语气喃喃鬼灯的名字。鬼灯表面上是挑了挑眉,想自己这样乘人安睡之时做的,白泽也不一定知道,倒是不如让他彻底醒来的好。所以他屏息凝神地等着,白泽的手攀上他背脊,另一只抓着他手腕透过之间的缝隙看他,身上一阵燥热。

    “你自己凑上来的。”白泽拉开鬼灯的手,讲这话的时候是明显的以防鬼灯反悔,鬼灯一时没了支撑,整个人都压下来。白泽的触摸带着力度,暖热的指尖染上鬼灯的发尾。那种温柔的抚摸和接吻同时进行。鬼灯安静而服从,对白泽的挑逗一俱回应。他不去挑剔白泽咬着他嘴唇咬到他发痛,没有拍开那只停留在他腰间的手。鬼灯本打算考虑要如何解释他这一举动,但他没有办法分神了。好像白泽牢牢抓住的不是他的手,是他所有魂魄。

     

    “鬼灯。”

    “嗯?”

    “去澳大利亚的话也带上我嘛……”

    “不要。”

    


评论(1)
热度(15)
2014-01-10